中国美国商会:在华美企仍对中国市场保持信心

  中国美国商会(以下简称“商会”)于3月9日发布的2021年度《中国商务环境调查报告》显示,受中美关系紧张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叠加影响,许多在华外资企业2020年面临重重挑战。   报告称,在华外企的全年总营收和盈利均出现创纪录的低值,受访企业中只有56%在2020年有所盈利。34%的受访企业表示,其在华营收较前一年有所降低,20%的受访企业则面临一定程度的亏损。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不同行业的财务状况差异较大。在工业和资源行业中,有38%的受访企业在2020年实现营收增长,是唯一受到疫情正面影响的行业。消费行业则成为遭受疫情最严重冲击的行业,有54%的受访企业营收出现下滑,有20%的企业出现亏损。   尽管如此,中国美国商会总裁毕艾伦(Alan Beebe)指出,因中国政府在疫情暴发初期采取的严格措施,成功控制了疫情在中国境内的蔓延,外资企业仍乐观看待其在华发展前景。   在疫情之下,中国是2020年唯一实现GDP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26%的受访企业表示,这使其2020年在华息税前利润率比其在全球的总体利润率更高(2019年的数据则为22%)。此外,75%的受访企业对其未来两年在中国市场实现增长和中国经济复苏持乐观态度。另外,57%的企业亦对其盈利潜力较为乐观,部分原因是中国在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速度相对迅速。   同时,出于对拜登新政府上台后美国政策环境将趋于稳定的期待,许多会员企业对2021年的中美关系走向相对较为乐观。报告显示,有45%的受访企业预计中美关系将在2021年出现改善,而且这一比例在美国大选揭晓前后从35%快速攀升至50%。   中国美国商会主席葛国瑞(Greg Gilligan)表示:“由于中国经济复苏相对迅速,加上拜登政府的上台,我们的会员企业对其中国业务的增长持谨慎的乐观态度;同时,有近一半受访企业表示,对双边关系的改善抱有希望。”   葛国瑞也指出,调查显示会员企业对美国政府的最大希望是“避免使用激进的言辞和针锋相对的行动”,而对中国政府的希望是“确保美国企业在中国的公平竞争环境”。   显然,关税已经不是美国企业最担心的问题,有44%的会员企业称关税对其在华业务没有影响。毕艾伦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仅有27%的受访企业希望美国政府降低对华商品关税,在对美国政府诉求中仅排第五位;而希望中国政府降低对美国商品的关税甚至没有排进他们对中国政府的前五大诉求。“我认为,美国企业已经学会了接受关税,这个问题不再像往年一样重要。”   葛国瑞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会员企业期待两国政府都能做出改善,给紧张的中美关系降温,并为开展商业活动创造更多机会。他指出,中美在健康卫生、环境保护、教育交流等领域拥有巨大的合作潜力,这些领域的商业合作应该尽量避免受到干扰,这对中美两国和全世界都是有利的。   毕艾伦补充道,希望中国政府能够进一步开放市场,为全面的合作创造公平竞争环境。   新冠疫情影响仍在   受新冠疫情影响,虽然商会会员企业的营收和利润在2020年出现大幅下滑,但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运营状况相比,中国市场的增长前景要好得多,有61%的受访企业仍视中国为首选投资目的地,有81%的会员企业预计其所在行业将在2021年出现增长,有75%的会员企业对国内市场增长潜力持乐观态度。   商会在2020年5月曾就疫情对会员企业在华商务运营影响进行调查。结果显示,44%的受访企业预计疫情将极大地降低其2020年的在华年度营收;而临近年底,仅有16%的受访企业仍表示存有类似担忧。   与此同时,疫情为主导的诸多挑战依然存在。国际和国内出行限制以及持续的不确定性一直阻碍会员企业的业务决策,此外,许多公司被迫暂停招聘及对其他人力资源方面的限制,这些都被在华外企视为疫情对其业务运营最为主要的影响。   尽管如此,商会会员仍然对中国市场抱有信心。有61%的受访企业对中国政府向外资企业进一步开放市场的前景充满信心,比前一年增加了5个百分点,其中,工业和资源行业尤其感到乐观。   但受疫情影响,信心高涨或许不一定能转换为实实在在的增资。调查显示,仅有66%的会员企业计划在2021年扩大在华投资,与前一年基本持平。“尽管会员企业对中国市场增长前景、中国经济复苏状况、投资环境改善方面乐观情绪很高,但单个公司在投资计划方面趋向于采取温和的策略。”毕艾伦说。   预期中美关系有所改善   当地时间2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签署行政令,下令对美国半导体制造、新能源电池、稀土矿物和医药用品四大领域的供应链弹性进行评估,并在100天内提交报告。拜登在签署这项行政令时说,“这项政策的底线很明确:无论汽车、处方药还是食品,美国民众不应在他们所依赖的商品和服务上出现短缺问题。”   当被问及这一举措是否会令美企将供应链迁出中国时,毕艾伦指出,美国政府刚刚宣布这项计划不久,还要看政策的具体要求,但总体而言还是要由市场力量决定。但他强调,商会此次调查的结果并未显示会员企业正在对其生产和采购计划进行重大调整,仅有11%的受访企业表示受中美紧张关系影响会在中国境外采购组件和进行组装。   “83%的受访企业表示,它们没有考虑将生产或采购转移至中国以外的地区。与我们在疫情期间的调查相比,现在有更多的会员企业已经下定决心要留在中国。而剩下的17%的受访企业也不是要撤出中国,有相当一部分还没有做出决定。”葛国瑞指出,由于中国供应链很快恢复、国内经济复苏强劲,企业将供应链转移出中国是非常困难的。   越来越多的会员企业认为,在2021年,中美双边关系将有所改善。98%的受访企业强调,良好的双边关系对其在华的业务发展尤为重要。   在持续三年的贸易争端后,中美两国政府于2020年1月达成了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在协议签署后一年左右,半数以上的受访企业称,第一阶段的经贸协议对稳定双边关系、减少贸易摩擦,以及降低关税抬升的风险起到了一定作用。   “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订后,双边经贸关系中的一些领域取得了一些进展,但仍需要双方推进继续市场改革、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以及营造对各市场主体更加公平的营商环境。”葛国瑞说。   同时,受访企业提出了一系列中美两国政府可以采取的进一步稳定双边关系、改善外企在中国经营环境的措施。会员企业希望,美国政府应采取的首要行动是“避免使用激进的言辞和采取针锋相对的行动”“为在中国的美国企业争取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以及“寻求以结果为导向的框架,以实现政府间沟通机制化”。同时,会员企业对中国政府的首要期望是“确保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以及“进一步向外资开放市场,明确时间表”。 (责任编辑:admin)